1个榴莲1000万!史上最贵“水果”背后的荒诞现实

以钞票以外的付出来体现真实价格,穷人更有胜算吗?时至今日,很多政策优惠房小区,哪个不是停满私家汽车呢?

更荒唐的是,很多价格管制打着为穷人好的名义,却和穷人没有关系。

中介真能把房价炒高吗?如果他们真有这样的能力,为什么不在鸡西、鹤岗这样的小城炒房——当地政府苦于房价低迷多年了。

01

最近,一张 " 史上最贵的榴莲香蕉 " 图片火了。深圳一家房产中介用榴莲和香蕉代替货币计算单位,一个榴莲代表 1000 万元,一根香蕉代表 100 万元,对外发布二手房价。

中介用 " 暗语 " 发布价格,只因春节之前深圳实施二手房成交参考价。业主发布房价高于参考价,会被敦促 " 合理调整放盘价格 ";中介发布房源应以参考价为依据,否则视作违规信息,予以删除屏蔽、暂停发布。若中介发布房价显著高于参考价,视为中介炒房,将予处罚。

从信息流通的角度说,这样的管制措施颇有成效。短时期内深圳的二手房价格信息失真了。按照官方参考价买房,几乎不可能成交。人们不知房价是涨是跌,只能从非正式渠道(道听途说、微信消息和新闻报道)了解。

真实市场的房价信号不是规定出来的,它是供需关系的产物。深圳商品房供给没有大幅增加,需求十分旺盛,房价大概还在涨,至少高于参考价。于是有人铤而走险,采用 " 榴莲香蕉 " 这样的计价方式——若是真实房价低于参考价,何必搞 " 看图说话 " 的猜谜游戏?

深圳实施二手房参考价初期,很多深圳市民就以各种巧妙方式,向外传递真实房价。比如房子和 " 八骏名画 " 打包卖、房子捆绑百万家具出售,就是真实价格的委婉表达。

这些故事可能只是段子,逻辑却是成立的。市场交易双方有无数手段实现市价交易,政府显然没法管到细处。只不过价格管制下,房产交易困难重重,房价上涨确实缺乏动力。至于很多人追求的 " 买房更容易 " 的政策目标,显然是落空了。以参考价买房,则无房可买;想要高价买房,不知向何处寻觅。

02

价格管制人类最古老的经济管制现象。它的发生很好理解:价格上涨使购买者付出的成本增加,于是有人心生不满,他们认为是卖家的贪婪损害了自己的利益。随着不满累积,愤怒的买家希望有人站出来,阻止涨价——于是他们向政府发出请求,政府顺意民意,出台管制。

几乎所有的价格管制政策,都沿着这样的轨迹行进。民众只关注价格在自己可承受范围之内,至于价格受到控制后,商品是否更容易买到,什么样的人能买到,则很少人关心。事实上,和所有事与愿违的政策相似,价格管制都以失败告终。

价格不由卖家自定,它是买家和卖家博弈的产物,是市场供需关系的信号。政府冻结价格信号,没有改变供需状况,有人买不到的情形,照样会出现。诚然会有一些幸运儿按照低价买到商品,但他所付出的成本,除了表面钞票,通常还包括排队、等待、托关系。

以钞票以外的付出来体现真实价格,穷人更有胜算吗?除了北京车牌摇号这样纯靠运气的分配规则,我想象不出哪一种规则体系之下,穷人会占便宜。尤其住房这样的大宗财富,当价格不起作用,就只能靠权力分配。政府设置复杂规则,把政策之外的人排除在外。在研究规则漏洞和调配资源绕过限制这方面,穷人显然不是富人的对手。

还是以房产为例。很多城市有廉租房、限价房这样的政策优惠住房,政府的目标很简单,希望穷人能少花钱,也能住得起房子,于是在申请门槛规定了年收入、家庭住房数量、人均住房面积等指标。这些都很好规避——将自家房子挂在父母名下,将父母接来居住,让单位开低收入证明,或者干脆找人顶替。

为防范钻规则漏洞的行为,政府会制订更详尽的规则。这些规则总有漏洞可钻,舞弊经常发生。时至今日,很多廉租房、公租房、两限房等政策优惠房小区,哪个不是停满私家汽车呢?请问有多少人是真正无房可住、租不起房的穷人呢?可以说,大部分都谈不上。

所谓限价商品,成了政府施予少数人的福利,大部分人穷人是得不到的。哈耶克有句话说得很好:金钱是人类发明的最伟大的自由工具之一,只有金钱才会向穷人开放,而权力不会。

03

更荒唐的是,很多价格管制打着为穷人好的名义,却和穷人没有关系。最典型的是深圳的新房限价政策。最近几年,为了抑制深圳新房价格上涨,让刚需购房者 " 上车 ",深圳实行新房 " 限价 " 举措,由政府为新推楼盘定价。很多新楼盘的开盘价格,甚至低于周边二手房价格,业内称为 " 价格倒挂 "。

以深圳著名的华润城润玺一期花园为例,该楼盘预售价为 13 万左右。但周边华润城润府三期的二手房价格,单价却在 17 万元以上。只要买上华润城润玺一期新房,按照政策持有五年出售,每平米至少能赚 4 万;以该楼盘最小面积的 99 平米来算,总收益将近 400 万元。

以政府限定的单价 13 万计算,购买一套最小面积的 99 平米房子,就是购入 1200 多万资产;首付最少要 400 多万,每月承担四万多元月供。买这种房子的 " 刚需 ",是有钱人的 " 刚需 ";很多有钱人想买却无资质,于是花钱找 " 无房户 " 代持,一个名额炒到几十万;从任何意义看,这样的 " 限价房 ",只是政策给有钱人分了一笔福利。

购买深圳限价新房,持有几年转卖,能赚几百万元。这个稳赚不赔的 " 投资机会 " 倍受投资者追逐,业内称之为 " 打新 "。包括深圳核心区的香蜜湖、前海都有这种房子。很多穷人支持深圳新房限价,幻想自己某一天能上车,殊不知这样的限价对穷人有害无益:开发商利润减少,就无力拍地建设新房。

政府缺乏高地价刺激,倾向于减少拍地;住房供给乏力,房价想跌都难。限价的结果是,有钱的购房者享受打折的房子,拿走红利,把苦果留给穷人。

04

最后说回房产中介的事情。市场经济中,由于经销商、二手商人、中介等中间角色起着价格传递的作用,很多人将价格上涨怪罪到他们头上。价格管制的铁拳,往往以他们为目标。

中介真能把房价炒高吗?如果他们真有这样的能力,为什么不在鸡西、鹤岗这样的小城炒房——当地政府苦于房价低迷多年了,却在北京、深圳这样政策风险极大的城市炒房呢?中国房价低的城市有很多,市场空间广大,为何偏偏只有少数几个大城市有 " 炒房之害 "?

说到这里,你大概也有答案:大城市人多房多,交易活跃,需要大量中介服务;若房子供给充足,房价缺乏上涨动力,中介再怎样摇唇鼓舌,也无法让买房者加价买房。只有房子稀少,购买力强劲,加价的房子才能卖出。

在此过程中,中介不过是因势利导,起着顺水推舟,减少交易阻力的作用。房价有上涨压力时,中介把价格信号呈献给买房者,鼓励他们买房;房价在下跌通道时,中介帮助卖房者出手。促使交易达成,双方福利提升,中介至功甚伟。

行文至此,想起前段时间去世的贝壳公司创始人左晖。这个中介行业的 " 老兵 ",一手创立 " 链家 " 和 " 贝壳 ",拥有百亿身家,却在去世后被大骂。很多人将房价上涨归咎于 " 中介哄抬房价 ",这是多么大的无知。

左晖最大的贡献,是将二十年前肮脏混乱、地痞流氓啸聚的房产中介行业,改造成西装革履、彬彬有礼的服务业。买房再也不是令人胆战心惊的冒险,而只是一项普通的大宗交易。这样的行业巨子,死后却落得骂名,真是让人感慨。

最后总结一句:只要有房产交易,就有价格信息流通,也就会有中介服务。不让中介真实报价,把价格信号管起来,用这样的方法遏制房价上涨,好比用摔断温度计阻止温度上升。

观察一个社会的市场观念普及程度,只要看一项指标就可以了:在对待 " 买卖信息、提供服务 " 这一类行业,如果能意识到其间价值,给予充分尊重和理解,社会的市场基础才会比较稳固。